主页 > 地方资讯 > 20天内父女俩相继去世一家三代四口人完成捐献遗体
20天内父女俩相继去世一家三代四口人完成捐献遗体

  7月30日下午1点20分,在杭州开往南京的救护车上,35岁的陈昕圆离开了人世。这是她父亲陈林克病逝的第20天(他一家三人都已捐献遗体,女儿也签下捐献志愿书)。和父亲、爷爷、奶奶一样,陈昕圆也进行了遗体捐献。从此,一家三代四口人在南京医科大学,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团圆”了。

  25岁之前,陈昕圆和其他女孩一样,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然而,一次身体检查给了她当头一棒先天性心脏病并肺动脉高压。这是一种罕见病,自此,陈昕圆开始和病魔抗争。这一挣扎就是10年,她每天靠呼吸机呼吸,靠电动轮椅走路。

  不忍女儿年轻的生命还没绽放就凋零,父母卖掉了家中唯一的住房,为女儿陈昕圆准备好换肺的救命钱。不幸的是,还没等来女儿换肺,父亲陈林克于今年7月11日凌晨1点55分因肺癌病逝。“为了父亲也要搏一次。”7月19日,陈昕圆在妈妈章亚民、爱人田先生的陪同下,前往浙江杭州勇敢地接受换肺,期待能换来一次重生的机会。

  谁知,7月24日下午,陈昕圆突然病重昏迷,转入ICU,只能靠人工肺维持生命,一天的医药费就要好几万元。7月29日下午,医生通知家属,陈昕圆的大脑长期缺氧已经部分坏死,而且脑压高,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开头颅释放脑压,不过即便如此也撑不了多长时间。陈昕圆以爱美为由,拒绝了开颅。章亚民知道:“为了给父女俩治病,家里已经所剩无几,她是不想再拖累这个家了。”

  7月30日中午,120救护车疾驰在回南京的路上,刚刚撤下人工肺的陈昕圆还有微弱的心跳和呼吸,一旁的章亚民已经哭成泪人。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陈昕圆扛不住了,生命停止在这天下午1点20分。当天下午3点15分,救护车载着陈昕圆的遗体驶入南京仙林鼓楼医院。早在两年前,陈昕圆受到爷爷奶奶的影响,签了遗体捐献志愿书,要为医学为社会做贡献。

  短短20天,父女俩相继离世,留给章亚民的是两本遗体捐献证书。加上陈昕圆爷爷奶奶的,这个为治病变得一贫如洗的家里,4本遗体捐献证书成了最值得骄傲的“财产”。

  从父亲陈林克到女儿陈昕圆,谢海燕见证了两代人的大爱无私。谢海燕是陈林克的战友,也是第一时间将陈林克一家的感人事迹反映给现代快报的人。

  战友陈林克的病逝,给了谢海燕很深的感触。“我们战友52年了,直到他去世,我才知道他捐献了遗体,他的父母早年也都捐献了遗体,女儿昕圆两年前也签了遗体捐献志愿书。这是奉献社会的大爱,更难得的是,一家人都有这样的高尚情操。”也在这一刻,谢海燕才重新认识了这位战友。

  不能让大爱之魂受冷落,谢海燕将陈家的感人事迹反映给了现代快报。7月18日,现代快报刊登了《三张遗体捐献证书和一本志愿书是这位老兵家里最珍贵的“财产”》的报道。该报道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7天内104名爱心人士捐款91300元,只为陈昕圆能治好病。

  谢海燕告诉现代快报记者,陈林克一家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有相识的也有不相识的。“我微信战友圈里,上到部队司令,下到战友6岁的小孙子,大家纷纷伸出援手。”

  “2020年8月在稻城亚丁旅游,认识了西安小伙子李博。他看到我战友的事迹,打来500元,让我转交给陈昕圆;老排长的女儿小吴也给我打来500元,要捐给陈妹妹”谢海燕告诉记者,许多陌生人捐款,爱心传递到全国10多个省市。然而,陈昕圆最终没能战胜病魔。

  陈家人的事迹不仅引来了社会关注,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关注。7月30日下午,陈昕圆户籍所在的南京谷里街道民政部门送来了5000元的慰问金,南京市红十字会的捐助也在办理中。经办此事的谷里街道民政工作人员小骆还以个人名义要捐款1000元,但是被陈昕圆妈妈章亚民拒绝了,她说:“昕圆走了,用不上了,留给有需要的人吧。”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118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