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企业文化 > 依法治废 变废为宝
依法治废 变废为宝

  7月11日至7月下旬,根据《海南省人大常委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海南省环境保护条例执法检查方案》,省人大常委会环保执法检查组将开展第二阶段实地执法检查,涵盖海口、三亚、三沙、陵水、乐东、白沙、澄迈、定安8个市县。此前4月26日至5月19日,检查组已对东方、昌江、儋州、临高、屯昌、琼中、五指山、保亭、万宁、琼海、文昌11个市县,完成了第一阶段的环保执法检查。

  省委书记沈晓明指出,坚持生态立省,建设生态一流、绿色低碳的自由贸易港。2021年、2022年,省人大常委会持续开展执法检查和督导,推进固体废物防治和处理,确保依法治废、变废为宝。

  沟渠边、田埂上、田洋里,散落着农药包装废弃物、不可降解地膜……这是今年4月26日至5月19日,省人大常委会环保执法检查组对多个市县进行检查时发现的固体废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每年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对发生的重大环境事件应当及时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依法接受监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下简称《固废防治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工业固体废物、生活垃圾、危险废物等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情况纳入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年度报告,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

  固废污染防治,一头连着减污,一头连着降碳,在生态文明建设的天平上不可偏废。

  《固废防治法》突出“防治”,既要预防又要治理。这是依法治废的要诀。省人大常委会开展依法监督,推动固体废物防治在法治轨道内运行。

  2021年5月和7月,省人大常委会环保执法检查组深入市县40多个场点,实地检查固体废物产生、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情况——

  检查组发现,法律法规实施保障不足。国土空间规划和《海南省“十四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未将废弃电子产品、机动车辆、助力电动车辆拆解、利用、集中处理以及废品回收纳入规划统筹布局。

  此外,法定制度落实不到位。《固废防治法》对规划统筹固体废物转运、集中处置设施建设用地作出相应规定,但2021年省人大常委会环保执法检查组发现,不少市县建筑垃圾基本为临时堆放或建设临时回收利用点,全过程监管制度不健全,部分道路、农田旁有违规堆放的建筑垃圾;农业固体废物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未成体系,回收利用率不高,部分田间地头有废弃的农膜和滴灌设施。

  检查组还发现,监督执法力度不够。我省固废处置存在违法问题发现不及时、查处力度不够;部门协调不畅、配合不够;有些固废污染案件违法主体查找难,导致立案难、起诉难、执行难等问题。

  今年4月26日至5月19日,省人大常委会环保执法检查组在市县检查时,仍然发现固废防治存在诸多问题。

  比如,《固废防治法》明确规定工业固体废物的综合利用、暂不利用的工业固体废物的存放及处理处置责任。省人大常委会环保执法检查组发现,有的地方工业固体废物资源综合利用途径和产品单一,利用率不高。此外,有的市县存在于市区低洼处或偏僻路边随意倾倒建筑垃圾的现象;有的医疗废物暂放在简易房内,临时储存设备不达标。

  “要把执法检查重点放在法律法规的贯彻落实上,更多地关注法律法规的实施情况和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省人大常委会有关负责人表示,重点检查法规条款实施是否到位,社会效果和群众反映怎么样,要把法律制度的刚性约束发挥出来。

  “嘀嘀嘀——”随着悠长的鸣号声,一辆满载椰壳的货车驶入大门,进入厂房外卸货;另一边,一辆挖掘机车斗内堆放着已成碎末的椰壳包,转运至车间内,用于制作生物有机肥。这是海南日报记者近日在文昌腾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看到的情景。

  “省政府在固废污染防治工作方面取得一定成效,但在法定职责履行、法定制度落实、部门沟通协调、法律宣传教育等方面还存在不足之处。请问副省长,省政府将如何采取措施强化领导,全面推动《固废防治法》的有效实施?”这是2021年9月28日,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围绕《固废防治法》、省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实施情况,向副省长闫希军和9位相关厅局负责人进行专题询问。

  以“禁塑”为例,我省多部门打出“组合拳”:强化入岛通道执法办案;扩大网购“禁塑”管控范围;推进农贸市场“禁塑”整治措施;开展“禁塑”评估审查和现场督察;抓好行业“禁塑”监督;构建标准体系,支持基础研究,引导企业升级改造;强化“禁塑”社会宣传。

  “禁塑”经验启示香港内部正版免费资料,对固废的防治和处理,政府监管需从生产、流通、终端等各环节发力。

  如今,我省部分固体废物正在“华丽转身”:原本臭不可闻的生活垃圾,经焚烧炉处理后转化为电能;原本无处堆放的建筑垃圾,粉碎后被制成畅销市场的环保砖;原本更新换代淘汰下来的旧物件,在艺术家指导下改造成颇有创意的手工艺品。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认为,海南固废的治理,要立足于岛屿自然环境条件和特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的实际,补齐固废处理与利用的设施短板,在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收费制度、区域统筹和城乡统筹制度、促进废物源头减量、提高回收利用效率、降低政府财政负担等方面,构建长效机制。

  今年5月19日,全省新闻发布会生态文明和绿色低碳专场列举了多组数据:2021年,海南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达到90%以上;医疗废物处置能力由4440吨/年提升至10775吨/年;清洁能源装机比重达70.9%,较2017年提升约15个百分点,较全国平均水平高23个百分点;在2021年第四季度住建部关于垃圾分类的专项评估中,海南位列东部地区第二档第一名,被认定为“成效逐步显现”。

  “无废”有道,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随着省人大常委会深入开展环保执法检查和督导,将推动海南的固废防治和处理,变废为宝,形成新的增长点。· 广东珠海全市旅游景区景点暂停营业